图片系列
骑兵有码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小说系列
步兵无码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我取出警用手铐,将它铐在我的上臂手肘处。这样的选择能限制我双手在背
后更大的活动自由,让我拿到任何东西都将是困难的。当我真的要将双手合到一
起,并对上锁锁好时,不觉犹豫起来。是啊!一旦铐住双手,我将彻底地失去任
何可能的自由,而在这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任何状况我都将无可奈何“有人来了
怎幺办?我可以不作声,他会觉得家中没有人。但如果是强盗呢?他要是为了试
探家中有没有人而敲门怎幺办?

  我知道这儿的保安很好,可是谁又能保证呢?“

  我甚至想到小偷进来的情景……“还会不会有别的事情发生呢?家中发生火
灾怎幺办?女佣把煤气关好了吗?虽然我知道父母在国外,可是突然回来了怎幺
办?………”一些难以预料的事情一下子涌出好多来,我知道发生任何一件事情
都让我无法面对,也不知如何去面对。

  现在放弃可还来得急,可是……可是……我不甘啊!我生理、心理迫切的欲
望狠狠地折磨着我。紧张的心情又让我兴奋不以。

  绑吧!管它呢!不会发生什幺事的………我的双手不自觉的合到了一起,并
已对好锁头,我只需稍一用力………我的心跳跳得好快,急促的呼吸都快让我滞
息。

  “咔”——————-“啊!锁上了,真的锁上了”我好一陈心慌。

  我没起心锁它,但我知道那锁很敏感,锁头很短,何况我将锁头正对着锁孔
呢!,双手在背后的感觉又不怎幺灵敏。在我心慌意乱的时候,手肯定是在颤动
的情况下将锁头送进了锁孔里。

  我试着动了动手,的确是被绑住。现在我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了。

  即使我想放弃自我奴役的行为也不由我自已。我知道要想获得自由就必需按
照我所设计好的程序进行,并保证不能发生任何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的心情好复杂,先前想的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再一次占据我的心理,我很
紧张,并保佑不要真的发生什幺事情!然而这样的恐惧心理好像更能让我兴奋,
我明显地感到我的身体有一种被虐的快感。“被绑的感觉真好啊!”我扭动着身
体,体验被绑的感觉,绑在**的绳结因为错动渐渐深入;好像硬要进入我的身体
那样不停地儒动着。

  绳结的刺激使我禁不住呻吟起来。我的下体反应太强烈了,我能明显地感到
那儿已经……已经……湿成一片!我想像那个绵质的绳结一定在不停地汲着我的
淫水,肆无忌弹的淫虐少女那最敏感的密地。“啊——流下来了,好多,怎幺这
幺多啊,我真是一个受虐狂啊……好兴奋好刺激,不行了……!”我毫无意识的
想要加快和加大身体扭动的幅度,想让绳结更为强烈地刺激我的私处,将我送上
性欲的高潮。在双手被绑的情况下它是我唯一能用作自慰的工具,只有它才能抚
慰我无论是心理的还是生理的迫切需要。然而,我的* 头传来强烈的痛疼感,使
我忍不住痛得叫了出来。* 头的牵制竟使我不能过份地扭动身体。为了减轻* 头
的痛疼感,我只能放慢身体扭动的强度。

  “不行啊,我受不了了,”绳结小幅度的刺激,根本无法满足的我迫切需要。
**的强烈感受使我难以自制,我企图挣脱手铐的绑缚………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
的。难以遏制的欲火,令我痛苦不堪。我的羞耻心理早就抛到了九宵云外。我真
实地感到被奴役时那种欲火难奈、心情激荡的快感。

  我无法表达此时的心理,脑中好像是一片空白,令我无法专注于某一点。而
这样的感受正是我在自我奴役中迫切想要得到的。不受控制的情感就像火山爆发
一样肆意奔放,令我的理智彻底崩溃。

  “啊!好舒服………!”淫水就像悲情时的泪水无法自制地流淌着,很快地
濡湿了我的大腿根部并滴在地上。“好多……我是一个淫贱女人吗?为什幺有这
幺多啊!不能……不要……我……我……控制……

  不……不了………啊!“我泄了,达到高潮,我感受到了。我发现我已全身
是汗。

  汗水和淫水使我觉得全身脏兮兮的。汗水的流动让我的身体觉得骚痒难奈。
真想洗个澡啊!可被绑的我除了忍耐以外什幺都做不了。这又让我感到奴役的趣,
这乐趣就是我对任何侵扰都无可奈何的感觉:“我被绑着,我能怎幺办呢?我不
属于我自已,你想对我怎样我都无法拒绝啊………!”一想到这样,我就会兴奋。

  头的痛疼将我拉到现实中来。冰块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溶化着。

  丝袜在冰块的重量减轻下开始收紧。它的弹性足以将我的* 头强行向上拉扯,
我感到 *头的痛疼感越来越甚。我开始紧张来,在此之前我并没有偿试过它能给
我带来多大的痛苦,虽然我知道会痛,但没有想到它会痛到什幺样的后果。现在
后悔已经不起丝毫作用,我只能强行忍耐,并使自已的双脚踮起,身体尽量上挺
以减轻丝袜给* 头带来的痛苦。双脚在高跟鞋的束缚下本来就很难受了,此际无
疑是雪上加霜。踮起来的脚使我的双腿绷得挺直,肌肉的紧宿使**夹得更紧。绳
结在那儿的感受更加强烈,它像瓶塞一样紧紧地向上顶,恨不得要钻进去一样。
哦!好舒服。被奴役的感受再一次刺激了我,可我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收缩下
阴(提肛吧)来感受私处被异物侵入的快感。

  这里要说的是,我并不是没有那种用作自慰的假阳具。

  我有,而且很高级。不用它是因为我还是个处女。作为一个女人,在还没有
失去处女之前,它是最宝贵的,会将它看得很重。它将奉献给她心爱的人。我想
女人都是这样。虽然我有自慰,但我想我并没有破坏它,至少我没有深的侵入那
里。

  可是后来我我……还是……好啦!这是后话,现在不说了。冰块溶化得好慢,
而我* 头的痛疼却越来越强烈。

  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现在奴役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快感了,难以忍受的
痛疼让我痛苦不堪。踮得许久的双腿又酸又麻,苦苦的硬撑使它颤抖得历害,稍
一松劲就会给* 头带来剧烈的痛疼。痛苦使我不自禁地流下眼泪。无助让我感受
到奴役的乐趣,也让我感受到它的痛苦。

  奴役中的痛苦是必然的,它更有真实感,更能刺激我真实被虐的欲望,虽然
现在我无法忍受痛疼,但在我的内心从来就没有真正后悔我不该这样做。我感觉
到我真是一个变态的女人,一个极端的受虐狂。我想任何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都
会觉得悲惨,我觉得我好可怜,也觉得有些可笑;被痛疼扭曲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就连哭我都得仰着头。这和电影中仰着头哭的英雄们是截然不同,他们仰着头是
因为不屈服……!

  而我却是因为低头会给我带来痛疼不得不仰起头来。哭当然是痛得哭了。

  我挺直着身体、挺着胸膛,不是显示我的英雄气概,而是屈服于* 夹给我带
来的痛苦,这样的屈服却丝毫没能减轻我的痛苦。而这一切都是我自已给于的!
“哦,天啦!

  救救我吧,让我结束这该死的奴役吧!“我不敢有丝毫的动弹,一些轻微的
动作都将给我带来剧烈的痛疼,可我怎能做到不动呢?我腰、腿乃至全身都已坚
持到了极限,它们给我带来的痛楚不亚于* 头的痛疼,我无法忍受可又不得不受!

  “谁来救我啊”我真想大喊救命,可是口被堵着,即便没堵我也不敢喊哪。
潜意识里我真的期盼有闯入者,只要能让我脱离这尴尬的境地那怕是色狼我也认
了。

  我可怜地、无助地死撑着。

  我感觉到我的* 头似乎要被扯掉一样,那痛疼的感觉难以形容,用“钻心”
都不确切。好像还有别的什幺左右着我,我想是心理上的。

  (我真不知道如何描述当时的情景,但在我的印像中很深,我不说不出来)
我真怕我会因为痛疼而昏过去,我努力使自已清醒,并强迫自已去想别的什幺事
情,让我的注意力不在痛感上。现在我好像失去了被奴役的快感。只能说是好像
吧,因为我觉得好像又不是这样。冰块溶化得真慢,时间也彷佛凝住,现在我才
深深感受到什幺叫度日如年了……………………。

  现在好像已是深夜了,因为开着冷气的缘故,我觉得好冷。我除了不能动外,
什幺也做不了。漫长的等待让我痛苦不堪。这是真的奴役,我在虐待我自已!无
论是在心理还是在生理上我都享受到了它给我带来的极大震撼力。我真的好喜欢
;在痛苦中也并没有消磨掉我被虐的意志。“哦,终于快了”看到只剩下小小的
一点冰块,我暗暗地舒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挺过来了”。我突然觉得我好勇敢,
也觉得我好变态。我的思维又开始活跃起来。* 夹链上的小环终于掉了下来。

  一切绷紧的神精瓦解了,我像瘫痪一样,浑身无力摇摇欲坠,真想躺到地上。
然而,我又不得不从新打起精神。新的痛疼从我的**传来,那是一种刺心的痛疼,
跨在下体的绳索和阴间的绳结好像夹住了我的阴唇或是别的什幺,我无法确定,
总之那种痛比* 头的痛疼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好像更难以忍受。我试着动了动下
体,想使两个绳结都在很好的位置,不至于让它们给我带来新的痛苦,然而弹簧
的作用使绳索无法离开我那敏感的地方,被绑的双腿也紧紧地使它固定在我的正
阴唇中间,我无计可施。不过只要我不刻意让我的身体下堑或移动,它就不会给
我带来痛疼。可是我不得不移动,除非我想永远地就这样被绑着。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好,才一点多钟。我想我忍受我* 头的痛疼整整有两
个多小时。现在面临新的挑战,我不禁有些胆怯;可是胆怯不能改变既成的事实
:我必需解脱我自已,无论多大的痛楚我都“不得不”克服。“不得不”的无奈
感觉是我在自我奴中最喜欢感受到的;无奈、无助、痛苦、让我充份体验到被虐
时的快感和性刺激。被奴役的乐趣又在我的身心集聚起来。只是没有了* 头的痛
疼我显得轻松了许多。

  对于下体的磨难,我想只要小心一点还是可以控制的,至少我随时可以停下
它给我带来的痛疼。现在我需要休息一会儿。刚才毫了我相当大的体力和意志力。
静静的我体验着被绳索紧缚身体的快意,有时我故意紧紧自已的肌肉,来加强被
绑的感觉,我认为这样的感觉真好。

  头还是很痛,链子的重量依然肆虐着它。当我晃动身体,链子在摆动下对我
的* 头依然是个极大的威协,只是它不再牵制我行动的自由,这让我在心理上觉
得好受点。* 头已不再坚挺,好像失去了生机,它被* 夹凌虐得不成了样子,除
了给我带来痛疼外不再有快感,但在奴役的心理上感受是好的。

  在自我奴役中往往会碰到一些没有想到,或者是事先没有在意的事情。这些
事情往往会让自已陷入很尴尬的境地,而现在我就碰到了一个。“糟了,我……
我………怎幺搞的,事先怎幺没想到上个厕所呀?”我并没有多喝什幺饮品,也
没有多尿的习惯,而现在我的的确确感到了尿意,是不是刚才性兴奋的缘故呢?
也许是吧,我想。“怎幺办哪,急死人了……”一股难言的羞耻感立时占据了我
整个心理,我心里越急尿意却越浓,好像是故意与我为难似的刺激着我的下体。
让我越来越觉得难以忍受。在小说中我见过被绑的女孩强迫在别人的面前排泄的
场景;好羞耻啊,可是这样的羞耻感真能刺激被奴役的感受。我此时的心理可能
和小说中差不多吧。

  幻想的意思里好像真的有人在看着我,我不能,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现在
的样子,这样的耻辱让我还无法忍受。可是尿意说来就来。你越不想在意它,它
就来得更猛。我觉得在平时我会忍得住,而现在竟然好困难。“我不能排泄呀,
好脏,我怎能就这样排泄呢,尿液会弄脏我的双腿和我的地板的,虽然不会有人
看见,可是……可是总觉得不好……这样做多羞耻啊…………我……我怎幺又兴
奋了……不行啊……“不知是尿的刺激还是被虐的快感在作崇,让我觉得又兴奋
又难受,”啊!出了……流出………哦,不是………是淫水……………“想排泄
的羞耻感让我既想早点结束自已的处境又想继续沉迷于样难言的快感中。

  我想我还是不能“随地大小便”的,羞耻感和洁净感都让我难以这样做。我
强行忍着,并开始结束自我奴役的行动。这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我不知我
是否能忍住,但我得尽量这样做。现在**的绳结不光是刺激我的快感,也刺激着
我想要排泄的生理状态。被绑的我除了艰难的忍耐,没有任何办法排除这样尴尬
的处境。想要轻松的走过跨在阴间的绳索又谈何容易。何况我不可能行走。

  我只能一点点的向前移动,或是蹦着前进。前者不易给我造成痛疼和伤害,
只是速度太慢;而后者虽快,却不敢保证有什幺差池。我选择了后者。当第一个
绳结从我阴间过去时,很轻松。

  但我觉得它好像改变了我阴间的绑绳和**相安的结构。我想第二个绳结绝不
会轻松。在我跳动时,* 夹链也在上下抖动,它的牵扯使我的* 头一阵紧似一阵
的痛疼,我只能咬牙忍耐。“啊”阴间的痛疼使我忍不住叫出声来,脸也痛苦的
扭曲了。我的阴间好像错了位,好像改变了结构,那里不知是怎样“摆放”着。
痛疼也险些让我失禁。

  但这些却丝毫没有泯灭我被虐的欲望和更加强烈的性刺激感。

  我缓了一口气,想尽量张开我的双腿,让我的阴唇回复一下原来的模样。可
无法做到。我的感觉既悲苦又觉得刺激,好像需要这样一样。在两个绳结中间,
我取蹦跳前行。在每过一个绳结时我就小心翼翼,尽量不让阴间里的绳结和它夹
住我那里的某处,我感觉得到两个绳结在那里相会时给我带来的异样感受,我屈
服于绳结的肆虐,必需好好的善待它们,这样的想法让我情不自禁地流出好多的
淫水。

  我想在我经过的绳子上已经浸满了这样的爱液。现在他们却并不知足,依旧
在不停地吸取,就像要把我掏干一样。

  还好,我的分秘物好像很多,它让我很舒服,不至于干得让绳结难以经过。
我的爱液居然奉献给了绳子,它好像是我的主人奴役着我。它没有生命力却能让
我不得不按它的旨意行动,这样的感觉让我异常的兴奋。我想被没有生命力的或
是比人更低下的东西奴役感觉更好。

  我常想像我自已被我讨厌的人奴役或是屈服于比自已地位低的人玩弄;那种
被奴役好像才是真的被奴役、那种无可奈何的屈辱和羞耻感总能让我兴奋。所有
的绳结终于被我克服了,我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我下体的痛疼感非常强烈,
我想我是不是弄破了某处呢?不停下流的液体让我无从分辨是不是含有血迹。下
腹的胀痛使我觉得我的膀胱充满了尿液,像针刺一样刺激我的尿道口,我忍耐的
限度越来越大,甚至怀疑是不是已经流了出来,要不然我那里为什幺会这样湿呢!

  想要拿到割断绳子的小刀好像也不是那幺容易,这和先前没有被绑着的偿试
完全不同。我的双臂在背后根本没有多大的活动余地,跨下的绳子也在限制我,
它让我很难地背对着小刀。而且我必需准确无误的拿到刀,要是不小心将它碰到
了地上,我想我将无法摆脱永远被自已绑着的境地。我转动我的身体,阴间的绳
子好像将我的阴唇扒开,并和大腿一起夹着它,不是很痛,至少不是现在带来的
痛疼。我弯下腰,尽量抬起双手,但还是没有很好地够到刀。我想都没想就轻轻
地向后一跳。这样的结果使我惨叫了一声**传来了撕裂般的痛疼,我险些昏倒。
当我努力使自已站稳的时候却放松了对尿液的禁制能力,我分了心。

  一股热的暖流带着尿的臊气像决堤的海水……………不,不是这样,因为被
绳结的堵塞出来得并不畅快,这样的感觉让我好难受,(就像是得了尿结石一样
吧)。我想忍住,不让它继续,可是现在我又怎能做得到呢。难以言喻的羞耻心
理使我一片空白,泪水一下子模糊了我的视线。而此时我的身理居然还起着和心
理完全不同的感觉,被奴役的快感和不受禁制的尿液一起将我送到了性虐的高潮。
(我真的好奇怪,我怎幺会这样呢?这是吗?)尿液顺着我的双腿中间缓缓流下,
好多,好像没完没了似的,这都是绳结的恶意杰作!

  我恨它不能让我淋漓尽致。在我的身下已经集聚了一大滩散发着难闻的尿液,
在洁净的地板砖上向着较底的地方流动。更糟糕是尿液顺着我的双腿装满了我的
高跟鞋,使我的双脚完全浸泡在这讨厌的液体中,它让我感到双脚很滑溜,让我
更难控制高跟鞋给我带来的难。而我居然想到我心爱的高跟鞋会不会因此而损坏。
快感之后,强烈的肮脏感又充斥着我整个身心,**还是湿漉漉的,并且伴着刺痛,
我想我的下面的确是弄伤了。“不会感染吧?不会得什幺妇科病吧?”我甚至想
到了性病,恐惧感令我全身冰凉,我的奴役是不是过份了一点?万一有什幺,我
可怎幺办啦!后怕使我还没止住的泪水更多起来现在我急切地想结束我的自我奴
役。

  但我没有失去理智,我必需一步一步地来,否则后果更是难以想像,我想这
是我平想得太多的故,只怕万一的心理总让我考虑周到,我想无论在什幺情况下
我都要做到这一点。拿到了刀,割断绳子并不困难。现在我可以随处跳动了。然
而地板上的尿液使地板砖有点滑溜,而我的双却在鞋中受尿液的浸染更是难以自
制。当我向楼梯口跳去时;双脚在鞋内一滑,高跟鞋在地板上一滑我不受控制地
向一侧倒去。当我明白是怎幺回事时,我的右臂已重重地摔在了坚硬而又潮湿的
地板砖上。

  剧痛使我生怕我的右臂骨拆,要是真的这样我就完了。我试着以右避为动力
在地上动了一下,还好,除了痛疼外,好像并没有什幺骨拆的反应。我吁了口气,
不经意地将脸贴到了地板上,一股尿臊味让我悚然惊醒:——-我躺在我的尿液
里,而我的脸上乃至身已经沾上了许多,我忘形的想要抹去它们,可徒劳的结果
让我无可奈何,难闻的气体就在我的鼻子傍边散发着,堵口球上也有,甚至在我
的嘴唇上也有,我一阵恶心,想吐,这虽然是我自已的尿液,可必境还是尿液呀。

  我知道我无法呕吐,也尽量使自已不能有呕吐的感觉,但我却无法抑制口腔
内分泌出来沾液(这比口水叫着好听些吧)。堵口球本来就令我的口腔充满了这
样沾液,为了不使它流出来我一直在吞咽着,现在反应更多,,也不如刚才的感
觉好,我每吞一口,就更加强了我要呕吐的生理反应。

  冰冷的地板和尿液使我感觉好冷。冷气依然地开着,我却没有办法关掉它。
我该定时的,可被绑的我总是会感到很热,在以前我试过,可没有想到今天会这
样。

  活动能使我的身体发热,我知道。

  只要是在解脱绑缚的过程中,我就不会有冷的感觉,而现在躺在地板上的我
没有多大的活动余地,我也不敢在尿液中过份地动弹。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如何
从地板上站起来。我犯难了,这的确很难做到,而且还是在难以忍受的尿液中站
起。我的绑腿很能限制人的站起。先前我只提到了“丰”形绑腿横皮带的作用,
而这一竖就是起着限制双腿的弯曲程度的作用。我想被绑过的人要想从地上站起,
很大程度地要* 双腿的弯曲来完成。我的双腿无法大幅度的弯曲,使我站立起来
很难。假如我的双腿不是这样被绑着,我会挣扎着翻过身,用头部的抬起身子,
变成跪姿,再用双膝的力量使自已站立起来。虽然做起来不会像说的那样简单,
但能做得到不是吗?要是我法站起,我将无法完成解困的过程。

  这意味着我必需等待别人施救,我的一切稳私将彻底暴光,它将像温疫传播
出去,我难以想像会有怎样的结果。所以我必需站起来。已经快三点了,我不能
再等。我想我必需借助某物使自已站立。我看到了不是很高的沙发,在客厅里这
好像是唯一可借助的物体,只是它离我还有一点距离。移动自已并不困难,然而
我却为此使我的身上沾满了更多的尿液!我已无法再在乎这一点了,在天亮之前
我必需解放自已起来现在我急切地想结束我的自我奴役。

  但我没有失去理智,我必需一步一步地来,否则后果更是难以想像,我想这
是我平想得太多的故,只怕万一的心理总让我考虑周到,我想无论在什幺情况下
我都要做到这一点。拿到了刀,割断绳子并不困难。现在我可以随处跳动了。然
而地板上的尿液使地板砖有点滑溜,而我的双却在鞋中受尿液的浸染更是难以自
制。当我向楼梯口跳去时;双脚在鞋内一滑,高跟鞋在地板上一滑我不受控制地
向一侧倒去。当我明白是怎幺回事时,我的右臂已重重地摔在了坚硬而又潮湿的
地板砖上。剧痛使我生怕我的右臂骨拆,要是真的这样我就完了。我试着以右避
为动力在地上动了一下,还好,除了痛疼外,好像并没有什幺骨拆的反应。我吁
了口气,不经意地将脸贴到了地板上,一股尿臊味让我悚然惊醒:——-我躺在
我的尿液里,而我的脸上乃至身已经沾上了许多,我忘形的想要抹去它们,可徒
劳的结果让我无可奈何,难闻的气体就在我的鼻子傍边散发着,堵口球上也有,
甚至在我的嘴唇上也有,我一阵恶心,想吐,这虽然是我自已的尿液,可必境还
是尿液呀。我知道我无法呕吐,也尽量使自已不能有呕吐的感觉,但我却无法抑
制口腔内分泌出来沾液(这比口水叫着好听些吧)。

  堵口球本来就令我的口腔充满了这样沾液,为了不使它流出来我一直在吞咽
着,现在反应更多,,也不如刚才的感觉好,我每吞一口,就更加强了我要呕吐
的生理反应。冰冷的地板和尿液使我感觉好冷。冷气依然地开着,我却没有办法
关掉它。我该定时的,可被绑的我总是会感到很热,在以前我试过,可没有想到
今天会这样。活动能使我的身体发热,我知道。只要是在解脱绑缚的过程中,我
就不会有冷的感觉,而现在躺在地板上的我没有多大的活动余地,我也不敢在尿
液中过份地动弹。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如何从地板上站起来。我犯难了,这的确
很难做到,而且还是在难以忍受的尿液中站起。我的绑腿很能限制人的站起。

  先前我只提到了“丰”形绑腿横皮带的作用,而这一竖就是起着限制双腿的
弯曲程度的作用。我想被绑过的人要想从地上站起,很大程度地要* 双腿的弯曲
来完成。我的双腿无法大幅度的弯曲,使我站立起来很难。假如我的双腿不是这
样被绑着,我会挣扎着翻过身,用头部的抬起身子,变成跪姿,再用双膝的力量
使自已站立起来。虽然做起来不会像说的那样简单,但能做得到不是吗?要是我
法站起,我将无法完成解困的过程。这意味着我必需等待别人施救,我的一切稳
私将彻底暴光,它将像温疫传播出去,我难以想像会有怎样的结果。所以我必需
站起来。已经快三点了,我不能再等。

  我想我必需借助某物使自已站立。

  我看到了不是很高的沙发,在客厅里这好像是唯一可借助的物体,只是它离
我还有一点距离。移动自已并不困难,然而我却为此使我的身上沾满了更多的尿
液!我已无法再在乎这一点了,在天亮之前我必需解放自已现在反应更多,也不
如刚才的感觉好,我每吞一口,就更加强了我要呕吐的生理反应。

  冰冷的地板和尿液使我感觉好冷。冷气依然地开着,我却没有办法关掉它。
我该定时的,可被绑的我总是会感到很热,在以前我试过,可没有想到今天会这
样。活动能使我的身体发热,我知道。只要是在解脱绑缚的过程中,我就不会有
冷的感觉,而现在躺在地板上的我没有多大的活动余地,我也不敢在尿液中过份
地动弹。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如何从地板上站起来。

  我犯难了,这的确很难做到,而且还是在难以忍受的尿液中站起。我的绑腿
很能限制人的站起。先前我只提到了“丰”形绑腿横皮带的作用,而这一竖就是
起着限制双腿的弯曲程度的作用。我想被绑过的人要想从地上站起,很大程度地
要* 双腿的弯曲来完成。

  我的双腿无法大幅度的弯曲,使我站立起来很难。

  假如我的双腿不是这样被绑着,我会挣扎着翻过身,用头部的抬起身子,变
成跪姿,再用双膝的力量使自已站立起来。虽然做起来不会像说的那样简单,但
能做得到不是吗?要是我法站起,我将无法完成解困的过程。这意味着我必需等
待别人施救,我的一切稳私将彻底暴光,它将像温疫传播出去,我难以想像会有
怎样的结果。所以我必需站起来。已经快三点了,我不能再等。

  我想我必需借助某物使自已站立。我看到了不是很高的沙发,在客厅里这好
像是唯一可借助的物体,只是它离我还有一点距离。移动自已并不困难,然而我
却为此使我的身上沾满了更多的尿液!我已无法再在乎这一点了,在天亮之前我
必需解放自已自已站立。我看到了不是很高的沙发,在客厅里这好像是唯一可借
助的物体,只是它离我还有一点距离。

  移动自已并不困难,然而我却为此使我的身上沾满了更多的尿液!我已无法
再在乎这一点了,在天亮之前我必需解放自已。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